<li id="pewby"></li>
<nobr id="pewby"><wbr id="pewby"></wbr></nobr>
  • <rp id="pewby"><ruby id="pewby"><u id="pewby"></u></ruby></rp><button id="pewby"><tr id="pewby"><u id="pewby"></u></tr></button>
  • <tbody id="pewby"></tbody>
        <em id="pewby"></em>

      1. 川陜甘6市21縣(市、區)作家藝術家相聚嘉陵江

        白銀新聞資訊網 時間 : 2019-08-27 22:14
        川陜甘6市21縣(市、區)作家藝術家相聚嘉陵江發源地陜西鳳縣,參加第六屆嘉陵江流域文學藝術創作筆會尋根探源 嘉陵江文化一衣帶水

        嘉陵江源頭涓涓細流鋪錦繡,鳳凰湖瀑布潺潺白簾繪七彩。8月8日至10日,第六屆嘉陵江流域文學藝術創作筆會在陜西省鳳縣舉行,來自四川、陜西、 甘肅嘉陵江流域6個市21個縣(市、區)的近百名作家、 藝術家參加筆會。

        據介紹, 第一屆嘉陵江流域文學藝術創作筆會,于2014年10月由甘肅省康縣、 成縣和陜西省略陽縣共同發起。筆會期間,作家、 藝術家們深深感受到一衣帶水的嘉陵江文化在鳳縣的起源和在嘉陵江流域的綿延。

        尋根探源 母親河源頭清澈甘甜

        來自四川廣元、南充、廣安3市的作家、藝術家風塵仆仆去鳳縣參加筆會,很大部分都是奔著嘉陵江源頭去的,都想目睹嘉陵江共同的母親河源頭的風采?!凹瘟杲鹘浤铣渚硟乳L達300公里,把最柔美的身段留在了南充,鳳縣是嘉陵江母親河的源頭,我們去鳳縣就是飲水思源?!弊鳛楣P會南充領隊,南充市文聯副主席兼秘書長楊林在筆會交流座談會上說出了南充作家的心聲。

        不料,秦嶺嘉陵江源頭景區在封閉維修,不能進去。正當大家郁悶之時,又傳來好消息,要參觀的紅花鋪鎮永生村嶺南長壽街旁, 嘉陵江水就從這兒流過,而這里距離嘉陵江源頭僅10余公里。相對于全長1345公里的嘉陵江來說,這也算源頭。

        永生村在崇山峻嶺之間的峽谷中, 嘉陵江和寶成鐵路、省道212線并行穿村而過。頭頂烈日,來到嘉陵江邊,大家顧不得江邊茅草、蘆葦刺痛腿桿、手桿,雀躍著直奔江中。嘉陵江在此段河床寬約100米,江水在卵石間鋪陳開來,清澈見底,僅淹沒過腳踝。廣元作家黃廷壽興奮地像小孩般在江中卵石上跳躍,迫不及待地捧起江水喝———“真甜”; 用江水洗臉———“真爽”?!扒Ю锇仙?,只為溯源。距源頭僅10余公里的嘉陵江,似乎只手就能握住。她那么瘦弱,那么纖細,以至于從江面的鵝卵石上,就能來去自如。然而正是從這里出發,嘉陵江開始了集納百川、跌宕千里的偉大征程,書寫了一條大江波瀾壯闊的傳奇,讓人油然而生敬意?!秉S廷壽在即興寫就的短文《嘉陵江源》里抒發了撲進母親河懷抱的深切感受。廣安攝影家杜強的相機鏡頭對準嘉陵江一陣猛拍,要把嘉陵江源頭母親河的優雅姿態向世人傳播。

        源遠流長 嘉陵江文化緊密相連

        位于嘉陵江源頭的鳳縣是三國古戰場, 位于嘉陵江中游的南充是三國文化的發祥地, 一衣帶水的嘉陵江文化緊密相連。

        鐵路文化是鳳縣又一特色。 鳳縣鐵路文化的壓艙石, 一是物質的———寶成鐵路, 一是精神的———《夜走靈官峽》。

        寶成鐵路是一條連接中國西北、西南的交通動脈,是中國第一條電氣化鐵路。這條鐵路的建成,改變了“蜀道難”的局面,為西南地區發展創造了重要條件。寶成鐵路鳳縣火車站位于縣城南邊的嘉陵江邊,鐵路為鳳縣居民東至寶雞、西安,西至成都、重慶,帶來了極大的便利。8月9日早晨6點過,我在鳳縣嘉陵江邊散步,攔江筑壩形成的100余米寬、約5米高的鳳凰湖瀑布, 發出的水響聲在1公里外也能聽見。

        《夜走靈官峽》是當代著名作家杜鵬程1958年元旦寫于成都的散文名篇, 我讀初中時, 學過這篇文章?!耙贿M靈官峽,我就心里發慌。這山峽,天晴的日子,也成天不見太陽;順著彎曲的運輸便道走去,隨便你什么時候仰面看,只能看見巴掌大的一塊天。目下,這里,卷著雪片的狂風,把人團團圍住,真是寸步難行!但是,最近這里工作很緊張,到處都是冒著風雪勞動的人?!膘`官峽位于陜甘交界處的鳳縣雙石鋪鎮草店村,是嘉陵江上游第一道大峽谷,也是寶成鐵路穿越秦嶺的險段之一。借助《夜走靈官峽》的聲名,2018年6月,鳳縣在靈官峽建成開放了寶成鐵路文化體驗館,將廢棄的3個隧道打造成為一座反映寶成鐵路誕生發展、追憶三線建設、激發中國夢的專題展館。

        優勢互補 壯大嘉陵江作家群

        靠著一衣帶水的嘉陵江文化的滋養, 嘉陵江流域形成了一個地域性很強的嘉陵江作家群。

        嘉陵江作家群以嘉陵江為背景, 創作出了一大批反映嘉陵江文化的作品。1981年, 嘉陵江發大水、一群姑娘不顧生命危險搶救國家財產, 魏繼新以此為題材創作的中篇小說《燕兒窩之夜》,獲全國第二屆優秀小說獎。嘉陵江畔里鎮里村“湖廣填四川”以來發生的故事見人性、見血性,李一清以此為題材創作的長篇小說《木鐸》,將嘉陵江的秀美風光融入民族奮斗歷史,場面恢弘,氣勢磅礴?!凹瘟杲?,從此,我在川東北丘陵地帶, 享用著你千里中最好的六百里母愛,共沐風朝雨夕。五十多年和你寸步不離。生是你的,死是你的;肉身是你的,靈魂是你的,只為傳承平凡的生生息息。守著你,就是守著祖祖輩輩,子子孫孫永不枯竭的生命之源……”嘉陵江邊長大、生活一輩子的曹雷,創作的《嘉陵江月令》激情澎湃,獲得中國散文最高獎———冰心散文獎……

        7月上旬,四川省作家協會創作研究室主任馬平到南充調研時指出,嘉陵江作家群是一個了不起的作家群體,是靠一部一部作品串起來的,發展壯大嘉陵江作家群是對中國文學的貢獻。鳳縣筆會實際上也是在做發展壯大嘉陵江作家群的工作,鳳縣縣委常委、宣傳部部長馬小鋒表示,希望以鳳縣文學筆會為契機,推動陜甘川文學事業繁榮發展,實現嘉陵江流域文學優勢互補、創新共生共榮的發展新格局。

        南充晚報記者 何建斌 文/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