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pewby"></li>
<nobr id="pewby"><wbr id="pewby"></wbr></nobr>
  • <rp id="pewby"><ruby id="pewby"><u id="pewby"></u></ruby></rp><button id="pewby"><tr id="pewby"><u id="pewby"></u></tr></button>
  • <tbody id="pewby"></tbody>
        <em id="pewby"></em>

      1. 對話“紅色后代”: 爺爺讓我讀懂長征

        對話“紅色后代”: 爺爺讓我讀懂長征

        日前,記者行至湖北洪湖,在湘鄂西蘇區革命烈士陵園,遇到了前來追尋先輩足跡的開國中將黃新廷之孫黃天曉,圍繞“長征”話題,進行了一次難忘的交談。

        “長征,對我們這一代人來說,過去太久了,以至于很多年輕人對這段歷史沒有一個清晰的概念。我以前很不理解他們為什么能堅持,隨著對這段歷史了解的逐漸深入,我開始明白了他們的初衷?!秉S天曉說。

        他特別談到了爺爺過雪山的經歷。

        “當時,我爺爺是紅二方面軍四師十二團團長,他的搭檔朱輝照腳上受了槍傷,躺在擔架上,如果不設法保暖,人就會慢慢失去知覺。我爺爺把自己唯一能保暖的皮坎肩脫下來,裹住朱輝照爺爺,自己扛著凍。最后,兩個人一起翻過了雪山?!?/P>

        “我爺爺當時配有一匹大白馬,但騎在馬上的都是傷病員,他自己跟在馬后面走。這匹馬立了大功,救了很多紅軍戰士……”黃天曉解讀著“官兵一致同甘苦”的確切含義。

        他說,爺爺回憶過草地的時候,年輕的戰士每天消耗那么多體力,每人每天只有2兩青稞粉,根本無法支撐體力,個個瘦得皮包骨頭。爺爺帶的團是后衛團,承擔收容工作,一路上不知道看到多少犧牲的戰友,有的斷氣了嘴里還嚼著沒有吃掉的野草,有的犧牲時背囊里還剩下沒吃完的青稞粉,他們清楚糧食有限,死前盡量省下一點給戰友……

        “小時候,爺爺經常教導我們,吃飯一粒米都不要剩下。這一粒米現在可能不算什么,但對于當時來說,就是活下去的希望?!?/P>

        黃天曉表示,是爺爺,讓自己讀懂了長征。黃天曉說,他們艱難走過雪山草地,緊接著挺進甘南,來不及休整,惡戰又開始了。

        “紅二方面軍要頂住國民黨軍的進攻,掩護紅一、紅四方面軍在會寧會師,打得很頑強,犧牲非常大。紅六軍團師長戰死,師政委右手被打斷,十二團政委受重傷,十八團政委犧牲,十七團來不及撤退整個團失聯……”

        剛掩護完紅一、紅四方面軍會師,黃新廷所在的四師又受命掩護紅二方面軍主力部隊與紅一方面軍會師。

        “天上有飛機、地面有敵人騎兵,常常是我方這邊工事剛修好,敵人就開始猛烈進攻,先是騎兵沖鋒,好不容易把敵人打退,敵人的飛機又到了,一陣陣機槍掃射、狂轟濫炸……就這樣反反復復,鏖戰了兩天,直到紅二方面軍主力部隊與紅一方面軍勝利會師,爺爺最后帶著部隊撤出陣地?!?/P>

        黃天曉的爺爺在一首詩中,這樣記錄長征戰斗經歷:“槍有兩支啞一半,三發子彈一粒算,缺槍少彈性命換,當年就是這么干?!?/P>

        記者問,你現在怎么看長征?

        黃天曉說,爺爺曾說過,比起那些已經逝去的戰友,能活著已經非常幸福了,而最幸福的事情,就是還能繼續為人民服務。

        “我覺得長征就是一種舍生忘死、無私奉獻的精神,為的是一個偉大理想,希望全天下的窮人吃好穿暖,不再被壓迫。就是有這樣的信念,才讓紅軍可以忍常人不能忍,并取得最后的勝利。這也是今天所說‘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意義之所在?!?/P>

        交談中了解,黃天曉大學學的導演專業,他正策劃拍攝一部電視劇,希望從更新的視角去解讀長征,讓更多年輕人了解革命家的故事,將長征精神傳承下去。(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