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pewby"></li>
<nobr id="pewby"><wbr id="pewby"></wbr></nobr>
  • <rp id="pewby"><ruby id="pewby"><u id="pewby"></u></ruby></rp><button id="pewby"><tr id="pewby"><u id="pewby"></u></tr></button>
  • <tbody id="pewby"></tbody>
        <em id="pewby"></em>

      1. 中國軍工鑄炮傳奇:攻克難題打造尖端武器孵化

        中國軍工鑄炮傳奇:攻克難題打造尖端武器孵化器高龐汾西礦業貼吧

          共和國“第一炮”從這里誕生

          —— 見證北方重工業集團的鑄炮傳奇

          賀占軍 陳瓏蘢 徐 旋

          敕勒川,陰山下,有一條筆直的兵工大道,這里是歷史上有名的大秦帝國“秦直道”終點,胡服騎射、木蘭從軍的故事曾在這里發生。在兵器制造業中,赫赫有名的“北炮”——內蒙古北方重工業集團,便坐落于此。

          60多年來,一代代火炮從這里誕生,在天安門廣場接受祖國和人民的檢閱,數以萬計的大中口徑火炮列裝部隊,成為保衛祖國的利器。

          從成功研制新中國第一門100毫米高射炮,到填補國內風洞試驗裝備空白,再到突破航空領域關鍵材料制造難關,作為國內最大的火炮生產基地,北重集團在茫茫北疆譜寫了輝煌的鑄炮傳奇。

          “即使手工打磨,也要在戈壁灘上造出我們自己的大炮!”

          春節前,以老一輩軍工人“扎根塞北荒灘造大炮”的故事為原型拍攝的微電影《爸爸媽媽的橡樹》,受到了觀眾的熱捧。片中見證軍工愛情的“兩棵橡樹”感動了許多觀眾,也讓代號為“447廠”的內蒙古北方重工業集團被人們重新認識。

          談起447廠和火炮,現年82歲的于正心、陳豪夫婦滿臉自豪。1958年,作為北京理工大學火炮自動控制專業的首屆畢業生,他們本可以留校任教,但聽聞“447廠正在建設亞洲最大的兵工廠”的消息后,便義無反顧地踏上了“開往夢想的列車”。

          到了包頭,陳豪深刻體會到現實的“骨感”,那時的包頭沒有老師口中描繪的“風吹草低見牛羊”,有的卻只是“風沙漫天石亂走”。

          “1958年之前,我國高空的‘天窗’是打開的!”為了保衛共和國的領空、提升我國軍工實力,剛進廠的他們就接到一項艱巨的任務——研制100毫米高射炮。

          試制工作量之大、工藝技術之復雜,在我國槍炮工業史上是空前的。即使面對再多的艱難困苦,一個堅定的念頭還是在于正心的心底扎了根:“沒有先進設備,即使手工打磨,也要在戈壁灘上造出我們自己的大炮!”憑著這股韌勁,于正心和工友們奇跡般攻克了火炮生產過程中的諸多難題。

          談起工廠研發的火炮,于老如數家珍:紅旗2號地對空導彈,一舉擊落U-2高空偵察機;66式雙57毫米艦炮在西沙海戰中擊沉擊傷多艘敵艦,為海軍“小艇打大艦”立下汗馬功勞……

          “不論給多少錢,都改變不了我對火炮的熱愛!”

          在447廠北方兵器城內,兵工事業的奠基人吳運鐸的巨型雕塑格外引人注目。作為工廠的首任總工程師,有“中國保爾”之稱的吳運鐸,不僅為工廠培養了許多科研技術人才,還讓“把一切獻給黨”的信念賡續相傳。

          戎鵬強,是447廠的“鏜工大王”,更是中國兵器工業集團的首席技師。央視《大國工匠·匠心傳世》講述的就是他的故事。1984年進廠的戎鵬強,在鏜工崗位上一干就是33年,1994年被評為全國勞模時只有29歲。

          2012年,一張某重點試驗裝置關鍵部件的訂單,在全國轉了一圈卻無人敢接——在長8米的鋼質圓棒料上打一個口徑28毫米的通孔,通孔只有成人大拇指大小,而加工深度卻有三層樓高。該技術加工難度極大、要求精度極高,目前只掌握在極少數國家手中。

          戎鵬強主動挑起了重擔,雖然多年的鏜工生涯練就了他“手眼合一”的絕活,但在加工過程中,他同樣因為效率和誤差等難題,遇到重重阻力。困難豈能嚇倒老師傅?經過無數次探索,他憑借 “超長徑比小口徑管體加工”操作法,用一年多的時間攻克了這個加工難題,為打造我國尖端武器“孵化器”立下卓越功勛。

          《大國工匠》熱播后,有多個私企拋重金挖人,都被他一口回絕。戎鵬強說,不論給多少錢,都改變不了他對火炮的那份熱愛。

          “中國垂直擠壓機之父”雷丙旺、金牌試射炮手“李一炮”、央企“最美青工”王士良等一大批大國工匠,從這里走來。他們創造的中國第一、世界第一,展示出“火炮工匠”獨有的風采。

          “我們不僅能造炮,還能造最好的鋼管和礦車!”

          改革開放后,447廠走過了從單一軍品生產,到軍民融合發展的艱難轉型之路。這期間,雖然頂著“百年老店”的光環,但遭遇了軍品銳減、民品難以生存的窘境。

          2009年,工廠舉全廠之力建成了世界最大、首套3.6萬噸黑色金屬垂直擠壓機工程,具備了年擠壓5萬噸無縫鋼管的生產能力,給身處困境的工廠帶來了曙光。然而,鋼管才產出,一些跨國公司就聯手打壓,對工廠實施傾銷政策,讓寒冬中的工廠雪上加霜。

          是被動跟著降價掉進“價格陷阱”,還是正中對手下懷主動退出市場?面對跨國公司屢試不爽的“慣用伎倆”,該廠果敢地拿起法律武器,提起訴訟。

          2014年5月9日,國家商務部發布仲裁公告,認定這些公司傾銷成立并向其征收反傾銷稅。這一天,不僅讓國外跨國公司記住了北重集團,更讓中國民族工業記住了這個載入史冊的日子。

          “為中國人爭了口氣!”全程參與訴訟的市場管理室主管康平對記者說,“我們不僅能造最好的炮,還能造最好的鋼管和礦車!”

          “一手抓鋼,一手抓車”,447廠迎來了復蘇崛起的春天。這幾年,工廠不僅拿下了北京天安門地區及長安街沿線道路高端特種護欄的訂單,還能在同一生產線生產額定載重從23噸到360噸全系列礦車,成為國內礦車生產的“領頭羊”。

          去年8月,納米比亞總理在現場考察本國湖山鈾礦項目,了解完447廠生產的NTE330電動輪礦用車使用情況后,伸出大拇指說:“我信任中國制造!”

          晨曦中,447廠門前的一尊由炮彈殼鑄造的金色蒼鷹雕塑,正昂首展翅飛翔。我們相信,隨著國家火炮、國家高強韌炮鋼、中國礦用汽車三個研發生產基地逐步建強,打造現代“戰爭之神”2.0版的傳奇,還將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