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pewby"></li>
<nobr id="pewby"><wbr id="pewby"></wbr></nobr>
  • <rp id="pewby"><ruby id="pewby"><u id="pewby"></u></ruby></rp><button id="pewby"><tr id="pewby"><u id="pewby"></u></tr></button>
  • <tbody id="pewby"></tbody>
        <em id="pewby"></em>

      1. 間諜何以能“ 飛一會兒”?防諜反諜之心不可無

        間諜何以能“ 飛一會兒”?防諜反諜之心不可無htc靈異新世紀g14手機報價

          間諜何以能“ 飛一會兒”

          董國政

          去年美國大選結束后,時任總統奧巴馬宣布,因俄涉嫌通過網絡襲擊干預美國總統選舉而對俄進行制裁。那一次,美將矛頭直接指向俄駐美外交官,不但一次性驅逐了其中的35名,而且稱他們為“間諜”。

          只有俄羅斯會玩此類游戲嗎?非也。時光拉回到2010年,兩國之間也因間諜案起過紛爭。只不過,彼此的角色正好反了過來,美國成了受指責者——被指用間諜案阻止普京再度競選俄總統。

          這種“間諜門”游戲,玩得有點過火了。個中三味,當事方自有體察。

          間諜是一門相當古老的職業,主要從事情報搜集和破壞工作。隨著時代的發展,特別是科技的發達,情報搜集手段的花樣翻新令人目眩。德國《明鏡》周刊曾報道說,美國特別情報部門開發出一種名為“愛因斯坦”的監聽設備,該設備不僅能監聽手機、無線LAN、衛星電話的通信,還能掌握被監視對象身在何處。而據避難于俄羅斯的美國前中情局雇員斯諾登透露,中情局監控過包括德國總理默克爾在內的120多名外國領導人。此消息一出,默克爾大為光火:中情局搞監聽,怎么連盟國領導人都不放過呢?俄總統普京則語帶調侃地說,我羨慕美國總統,因為他可以“監聽全球”,卻不會因此而怎么樣。

          當今世界,是一個間諜橫飛的世界。各式間諜何以能旁若無人地“飛一會兒”?

          其一是利益競爭使然。隨著世界多極化趨勢的不斷加強和國際競爭的日益加劇,但凡一國的經濟、軍事、政治、文化、科技、社會、宗教動態,各個領域的重要情報,都是感興趣的另一國所覬覦的。這一點,在相互競爭或有矛盾沖突的對手之間,以及作為潛在對手的對象國之間,尤其明顯。為搜集情報,一些國家不惜投入重金。2010年,美國首次公布情報部門預算,當年投入的經費預算高達800億美元。日本的工業間諜活動向來無孔不入,據專家說,日本搜集的情報中有85%-90%是工業和經濟情報,經過多年發展,目前已形成遍布世界各地的“商社情報網”。

          其二是國家安全使然。有人說,當今之世,有實力求和平易,無實力求安全難。此話有一定道理??植乐髁x是全人類的公敵。自2001年以來,恐怖主義威脅消耗了人類的大量精力財力,不僅發達國家,很多發展中國家的反恐成本也急劇增加,這其中就包括情報搜集成本。經濟安全、網絡安全、環境安全等,都是間諜希望打進楔子的領域。2005年,美國五角大樓軍事情報局將手下工作人員(包括專門負責招募間諜的特工)總數從6500人增加到7500人以上。為加強對互聯網的監控,德國聯邦情報局在近5年內投入了15億歐元。

          其三是政治權力使然。人們注意到,在現代國際關系中,間諜作為一門“斗爭的藝術”,不僅承載著維護國家安全的原有含義,而且經常成為打擊、抹黑對手的政治工具。近年來,美俄間諜門事件之所以屢掀波瀾,概源于此。其背后,則是國際政治權力的激烈競爭——國際事務主導權、地區事務主導權、重要領域主導權,諸如此類。

          在諜戰中,一方之得必是一方之失。據專家分析,冷戰期間,前蘇聯雷達工程師托卡喬夫為美國中央情報局充當間諜,使前蘇聯國防蒙受的損失超過20億美元。在現實主義仍居主流的國際社會中,諜戰風云一時難以打上休止符。

          “諜諜不休”的事實警示人們,防諜反諜之心斷不可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