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pewby"></li>
<nobr id="pewby"><wbr id="pewby"></wbr></nobr>
  • <rp id="pewby"><ruby id="pewby"><u id="pewby"></u></ruby></rp><button id="pewby"><tr id="pewby"><u id="pewby"></u></tr></button>
  • <tbody id="pewby"></tbody>
        <em id="pewby"></em>

      1. “傻大哥”的“傻勁”與“傻?!?/h1>

        “傻大哥”的“傻勁”與“傻?!?p>十二離家六十還失散親人終團聚

        “如果不是尋親志愿者的幫忙,我還不知道能不能見到弟弟呢?!睗撋绞型鹾渔偤渔偞遛r民石林生激動地說。

        那是7月19日的傍晚,石林生家里熙熙攘攘、喜氣洋洋——37年前走失的弟弟石小林在志愿者幫助下這天回家了。

        據鄉親們回憶,石小林12歲那年,家里因為窮將他托付給鄰縣的“補鍋”師傅,讓他學徒糊口??赡甑资×峙c師傅走散。

        “哎……當時父親到河北找過,后來還去過山東泰州、河南鄭州,一丁點消息也沒有。2001年父親臨終前還念叨著小林的名字?!睉浧鹜舻膫氖?,石林生忍不住嘆息。

        今年春上,村里人轉來一條尋親的微信,這讓石林生眼前一亮。一了解,這條微信,是公益組織“寶貝回家”的一位志愿者發出的。這位志愿者的網名為“傻大哥”。

        “傻大哥”本名章正應,潛山市黃泥鎮勝利組農民。

        今年4月的一天,章正應像往常一樣,瀏覽“寶貝回家”網站,一條四川志愿者“飛燕”的帖子引起他的注意。

        帖上說:現居住在河南鄭州的石小林,12歲外出學藝,在河北邯鄲一帶與師傅走散。師傅曾說過他是“前山”人,還隱約記得小時家鄉的一些特征。

        “‘前山’,莫非就是潛山?!毙畔⒅姓f他家門口有小山、田畈,還有牛、驢子、人力打稻機等。除了驢子外,章正應覺得其他信息與本地吻合。

        多年幫人尋親的經歷,讓章正應練就了一雙敏銳捕捉信息的“火眼金睛”。為了印證自己的推測,章正應一邊尋訪七十年代潛山農村的老物件,拍下圖片,傳到尋親網上,讓對方比對。同時,將石小林相關信息通過自己的朋友圈、QQ群廣為傳發。

        真是無巧不成書,有朋友稱,王河鎮河鎮村石林生有個走失的弟弟,名字也叫石小林。章正應十分興奮,連忙與石林生取得聯系,上門進一步核對信息。

        經過比對,安排雙方進行DNA鑒定,結果不出所料。

        “37年的夢今天總算圓了,感謝‘傻大哥’!”少小離家老大回的石小林圓夢后感慨萬千,但他說的最多還是這句。

        助人尋親“傻大哥”成功案例八十多

        “傻大哥”章正應一家三口,母親年邁,孩子尚在讀書,全家靠他一人打零工維持生計,2017年前,他家還是村里建檔立卡貧困戶。

        早在2013年,因為一次偶然,章正應深刻體會到尋找孩子的心,促使他申請注冊了寶貝回家志愿者,走上幫助他人義務尋親的公益之路。為了上網查信息,他家里開通了寬帶。

        “為了一條尋親案例,來來往往的長途電話就有近百條。這點費用,當然自己掏了?!薄吧荡蟾纭毙Φ?。

        了解章正應的人都說,“傻大哥”所自嘲的“傻”,實際上是一股不拋棄不放棄的“傻勁”,一股愛心所驅動的執拗勁。

        2014年5月,福建省三明市一個名叫俞振包的小伙子在網上發帖,求助尋找自己的父母。帖上說,小時候,他跟媽媽去趕集,街上人很多,媽媽去買油條時,自己被擠丟,后被人拐賣。由于當事人當時才幾歲,能提供的信息有限。怎么去找?

        章正應正是憑著那股執拗勁,將“媽媽”“油條”“趕集”作為關鍵詞,在網上搜索。

        這是“傻辦法”,好似大海撈針。然而,這也是唯一可行的辦法。

        一條條信息跳入他的眼簾,章正應逐一進行比對篩選,最終發現“云南省昭通市昭陽區張滔失蹤”的信息有諸多相似之處。章正應立馬將兩則信息組合在同一個帖子里,然后聯系兩地的志愿者幫忙核實。

        功夫不負有心人,次年7月,俞振包被確認就是當年被拐的小男孩張滔。

        這一尋親成功案例,受到央視的關注,章正應應邀作為嘉賓參加了“等著我”欄目的節目錄制。這以后,他更是一發不可收,每天他都要在尋親網泡上四五個小時。

        起初,村里人對他這樣做并不理解,有人說:“一個莊稼人,有空就撲在網上,是哪門路子?傻不傻?”章正應卻認為,利用農閑做點好事,沒有什么損失,還能收獲快樂??吹绞倚值芫o緊抱在一起,他也激動得流淚了?!斑@是我們志愿者最有成就感的時候!”他說。

        我們常常用“傻人有傻?!眮硇稳荼痉掷蠈嵦嵶鍪碌娜私K會收獲自己的幸福?!吧荡蟾纭彪m然不傻,但這番成就何嘗不是他的“傻?!蹦??據悉,2013年以來,章正應幫人尋親成功的案例有80多例。記者 何飛 通訊員 王陣 葛笑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