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pewby"></li>
<nobr id="pewby"><wbr id="pewby"></wbr></nobr>
  • <rp id="pewby"><ruby id="pewby"><u id="pewby"></u></ruby></rp><button id="pewby"><tr id="pewby"><u id="pewby"></u></tr></button>
  • <tbody id="pewby"></tbody>
        <em id="pewby"></em>

      1. 《九又二分之一愛情》 一場由一個人掀起的革命

        白銀新聞資訊網 時間 : 1970-01-01 08:00
        《九又二分之一愛情》 一場由一個人掀起的革命伏明集志農莊霞有幾個孩子

          2月20日電 由中國當代先鋒戲劇導演孟京輝執導,劇壇百變女郎黃湘麗主演的全新獨角戲《九又二分之一愛情》將于2017年3月16日—4月2日期間,在北京•蜂巢劇場首演,該劇為黃湘麗繼《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和《你好,憂愁》之后的又一部全新獨角戲。

        黃湘麗

          戲劇與生活何殊?源于持之以恒的堅持

          2017年,由中國當代先鋒戲劇導演孟京輝擔任藝術總監的“北京蜂巢劇場”建成九年,平均每年,都會在全世界完成800多場演出、邂逅40多萬的觀眾,并且創下了一天內同時演8個戲的記錄。經典劇目如《戀愛的犀?!?,每年都在各地輪番巡演,同時新的劇目也在不斷孕育。這九年來,孟氏戲劇一直在摒棄陳舊,拓展新系。

          黃湘麗,加入孟京輝戲劇工作室九年,這些年內,她分別參演了《戀愛的犀?!?、《愛比死更冷酷》、《怪談》、《鏡花水月》、《三個橘子的愛情》、《新娘》、《蝴蝶變形記》、《桃色辦公室》,主演了獨角戲《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以及《你好,憂愁》。

          孤獨亦百變 從芒刺中將名著的靈魂打磨發光

          2013年,改編自茨威格的同名小說——《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作為黃湘麗的第一部獨角戲誕生了,她演繹了一個女人的一生,這個女人卑微,亦強大,強大卻容易破碎。在舞臺上,她從跳躍般的靈動轉變為嫵媚,接著是瘋狂,最后氣力全無。她帶著滿身的傷痕準備好了敘述一生,她時而狂喜時而憤怒,最后猶如受傷的小貓般,只能獨自舔拭自己的傷口。她將一個悸動又絕望的女人的一生躍然于臺上。

          在創作過程中,她和導演孟京輝,并不滿足對原著簡單的描摹,同時也摒棄了抒情的手法,而是動用了一種更適應于黃湘麗的美學表達:將音樂彈唱、動畫影像、手持DV拍攝和視覺元素外化,用跳躍性的、超現實的風格,讓一個女人一生中各種各樣的鏈條擺動起來。

          2015年末,改編自薩岡的同名小說——《你好,憂愁》同樣以獨角戲的方式上演。作為黃湘麗的第二部獨角戲,她在其中挑戰了一個人演繹五個角色,這五個人都是截然不同的性格、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她將這些異變融入了這部獨角戲,以一種交錯的意識流方式,把一個青春期反叛的邪惡少女,以其不可承受的青春代價,置于臺上。

          當她背著黑色翅膀,身穿黑色裙裾,踩著格子與格子之間的狹窄空隙,岌岌可危地出現在舞臺上時,一個獨自對抗時間的神經質女孩、一個天使與魔鬼的結合體,瞬間扎入了觀眾的內心。

        孟京輝

          《九又二分之一愛情》 “藝”與“術”之間的核聚變

          不斷斬舊迎新、又一突破性的獨角戲——《九又二分之一愛情》,將是一場全新的冒險,黃湘麗的能量核還在不斷被觸發。這一次的創作已經不滿足于呈現一個完整的劇本或小說,而是取材于發生在中國南方的真實復仇故事,再生長在文學的巨冠之上,結合了《荷馬史詩》、古希臘悲劇、尼采的哲學著作《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杜尚的回憶錄、奇斯羅夫斯基的電影《機遇之歌》等等,重塑文本結構。詩歌和經典文學的提煉融合都是創作的源頭,眾多文本碎片和歌曲將精確的交織,它們將萃取人的潛意識,把夢、欲望、恐懼當成試驗品,講述了一個現代社會的“公主復仇記”。

          黃湘麗一個人在舞臺上將駕馭10個角色,并在這其中融入了她喜劇表演的天賦,舞臺上的生活幻境被打破,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具有超現實氣味的空曠感、這些填補空白和散發溫度的任務,都交給演員的大膽表演來完成。

          一個人,九年,堅持,只做一件事。這種堅持是一種背棄孤獨、拋除寂寞、自己無數次被打破后又重組的,并且毫無怨念的堅持,而黃湘麗堅持的這件事,已經構建了她的思想,并且又回饋到了她的思想。在“藝”與“術”之間,已經形成了一種調配和平衡的關系,而且為她延展了思想的打磨空間。

          正因為這樣不斷的打磨,才有了獨角戲《九又二分之一愛情》的核聚變,舞臺上那些變化多端的肢體語言、以及那些令人無法自拔的情感,都是一遍遍嘗試與尋找后,才得出的。它們每分鐘都能讓觀眾發現意外、找到參照、發現對“愛”的一種深刻感受。

          重新定義獨角戲 探索現有詞庫里尚未填充的全新美學概念

          獨角戲——單人直接面對觀眾的表演形式,這種通俗的解釋,已經被無數遍的重復。其實作為一個獨角戲演員,同時在幾個角色中轉換,并不是難事。

          而黃湘麗的表演,是在探索現有詞庫里,尚未能填充進去的全新定義。

          這是一個人的革命,導演孟京輝將它稱之為“孤獨臨界點表演”,也就是她清楚的知道什么時候該與臺下的觀眾交流,什么時候又該“忽略”他們。在舞臺上,黃湘麗會以赤裸而又直接的姿態面對觀眾,零過渡,零介入,精準的表演節奏,以宏大的尺度把握文學語言,自由的使用道具和音樂,并留給觀眾想象的空間和詩意的美感。她這種獨有的表演風格創造了一種全新的戲劇美學概念,通過獨角戲作品帶入了整個戲劇界,正影響著一部分人。她的價值,相信在座的應該可以進行自我判斷。不論是表演創造力、歌詠能力、文學素養、藝術審美、形體的塑造力,還是身體局限的突破,靈魂軌跡的探索,黃湘麗已經把把整個人生焊接到了戲劇上,對待戲劇如信仰一樣專注奉獻。